<bdo id="gcoya"></bdo>
  • <code id="gcoya"><menu id="gcoya"></menu></code>
  • <table id="gcoya"><tt id="gcoya"></tt></table>
    <dd id="gcoya"><sup id="gcoya"></sup></dd>
  • 人民銀行推出數字貨幣對第三方支付的影響

    原作者: 鄧建鵬 來自: 支付之家網 收藏 邀請

      本文原刊于《當代金融家》雜志2020年第4期,原題為《央行數字貨幣對第三方支付的影響》,作者:鄧建鵬,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

      早在2014年,中國人民銀行即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為將來發行法定數字貨幣做準備。近五年來,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技術上,中國央行對數字貨幣的研究均走在世界前列。自2019年6月美國互聯網社交巨頭Facebook披露穩定幣Libra(中文稱“天秤幣”)白皮書后,為應對境外穩定幣的潛在影響和沖擊,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發行計劃開始提速,已初步選定深圳和蘇州作為法定數字貨幣試點城市。

      央行數字貨幣的內涵與特征

      根據央行領導人及數字貨幣研究機構負責人的公開言論可知:

      其一,未來,中國法定數字貨幣發行總體框架是:根據現行人民幣管理原則,央行數字貨幣的發行和回籠基于“中央銀行-商業銀行”的二元體系來完成,中央銀行負責數字貨幣的發行與驗證監測,商業銀行從中央銀行申請到數字貨幣后,直接面向社會,負責提供數字貨幣流通服務與應用生態體系構建服務。在技術架構上,央行數字貨幣體系希望復用傳統金融體系,與金融機構合作,將中央銀行置于后端,前端的服務則交由金融機構提供,即二元體系思路。其二,數字貨幣應保證商業銀行的既有利益,不應構成對商業銀行存款貨幣的競爭。其三,數字貨幣應以提升支付便捷性和安全性為重要目標。其四,數字貨幣的交易環節對賬戶的依賴程度大為降低,實現可控匿名,只對央行披露交易數據。其五,在松耦合賬戶體系下,可要求代理投放機構每日將交易數據異步傳輸至央行,在支付時不需要綁定任何銀行賬戶。其六,數字貨幣的發行與流通應同時支持在線與離線并行的方式。

      鑒于國有商業銀行在中國金融市場的重要性,從央行領導人的公開闡述可知,雖然數字貨幣不需要綁定任何銀行賬戶,但央行發行數字貨幣要保證商業銀行的現有地位,但是否將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各類業務產生沖擊?是否需要維護和保證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現有機制與現有商業利益?是否可以保證第三方支付機構基于網絡支付而開拓的各種其他業務的商業利益?這一切似乎尚未在央行領導考慮之內。數字貨幣是否會爭奪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奶酪”,或者在客觀上無意中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產生負面影響,央行的態度最為重要?,F在央行尚未就數字貨幣對第三方支付的影響明確表態,尚待考察。

      央行數字貨幣對第三方支付的影響

      第三方支付機構有三類業務未來或受央行數字貨幣影響,一是央行許可的支付業務;二是基于支付平臺流量優勢而衍生的業務,例如,接入貨幣基金等金融產品的銷售端口;三是依托支付數據信息衍生的征信和風控相關業務,例如,當前與支付寶存在緊密業務關聯的芝麻信用評分等。

      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基礎和衍生業務

      第三方支付機構多以網絡支付服務為基礎,獲取天量客戶流量與資金,并根據前述兩類業務衍生出其他一些重要業務。簡言之,諸如余額寶和財付通均依托母公司的移動網絡支付業務,一方面成功銷售巨額理財產品,另一方面據此又增強了用戶黏性。

      實力雄厚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以用戶支付的大數據撬動征信和風控業務,拓展現金貸等小額信貸產品,諸如借唄、花唄;發展第三方征信,以個人信用狀況分析為商業機構和用戶提供風險識別服務。比如,酒店給較高芝麻信用評分的入住客戶以免押金服務;共享單車給較高芝麻信用評分的客戶以免押金服務,等等。

      央行雖然在2015年初印發了《關于做好個人征信業務準備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騰訊征信等八家機構做好個人征信業務試點工作。這一舉動被視為中國個人征信體系向商業性機構開閘的信號。自此,一些互聯網巨頭和科技公司開始涉足征信領域,推出了基于大數據的征信產品,如“阿里系”芝麻信用、騰訊的征信。但在之后的兩年,個人征信牌照遲遲沒有下發。2018年2月22日,央行批準百行征信設立個人征信機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百行征信的數據源并不包括頭部機構的數據。

      未來幾年,芝麻信用和騰訊征信等公司不大可能獲批互聯網個人征信牌照,此類公司在征信業務的開展方面難免受到較大限制。但是,在不觸及禁止性規定的前提下,其仍然可能從事一些與征信有一定關聯性的業務(如前述免押金入住酒店服務)。

      第三方支付機構將面臨很大困境

      央行數字貨幣研究負責人曾指出:“加強客戶行為分析,是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重要考量。宏觀上,數字貨幣可以做大數據分析,但微觀上不可侵犯合法用戶的隱私?!比绻磥碛脩艋跀底重泿女a生的數據僅提供給央行一家(保證“可控匿名”),第三方機構上述業務的拓展必然面臨很大困境。

      根據目前發布的信息,未來央行數字貨幣在客戶端支持芯片卡刷卡和手機近場通信方式(NFC)??梢灶A知的是,央行數字貨幣的支付便利性很高。更為重要的是,央行數字貨幣享有央行信用背書,有更高的信用。

      若央行數字貨幣錢包完全獨立于第三方支付機構,且未向第三方支付機構開放接口,那么,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部分甚至大部分功能將來很可能被代替。因此,第三方支付機構應及時參與到央行數字貨幣的發行機制中,有實力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爭取與數字貨幣發行機制中的諸如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類似地位的商業銀行合作。

      思考:謹慎確立“政府與市場”的邊界

      在金融監管者視野中,第三方支付機構是類似于正規金融之外的“編外金融”。央行數字貨幣被廣泛應用于支付體系后,如果采用免費支付策略,將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產生巨大沖擊:一方面,使得第三方支付機構缺乏競爭性,用戶大量流失;另一方面,使得第三方支付機構難以盈利,極端情況下,甚至可能出現大批第三方支付機構倒閉的情形。

      因此,央行的數字貨幣體系下,央行自身是否介入支付系統?央行搭建的支付渠道是否直接面向C端用戶?此支付系統是否收費?收費標準是什么?是否參考當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標準?未來央行與第三方支付機構具體采用何種合作模式?央行數字貨幣在多大規模上推廣使用?以上這些問題至關重要,將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三類業務帶來不同影響,值得第三方支付機構深入了解、分析和應對。第三方支付巨頭可積極建言建策,或發揮自身影響力,積極正確引導數字貨幣及與之相關的支付的市場化走向。

      近年來,黨和國家領導人提出“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這一核心命題;2019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要大力推進改革開放,加快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放寬市場準入,加強公正監管,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該報告的基本精神在《優化營商環境條例》中得到了詳細落實,這一條例由國務院制定,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參考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要指示、政府工作報告的主旨以及新近實施的行政法規精神,央行在推出數字貨幣時,應謹慎確立“政府與市場”的各自邊界,在第三方支付與數字貨幣問題上,明確“政府的歸政府,市場的歸市場”。筆者以為,央行固守數字貨幣發行,搭建支付系統后,在確保金融安全的前提下,可以將支付的商用化(零售端)交給商業機構(銀行與支付機構)運營,防止各自角色錯位,避免政府與民(商業機構)爭利。

    該文章已有1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 引用 歪歪啊nice 2020-7-31 09:28
        廈門維壹軟件技術有限公司、專業定制智能代還系統:公眾號模式、半定制、貼牌、全定制系統
        13559219060    全經理  微信同

    查看全部評論>>

    中國金融支付行業門戶網站
    80027302
    周一至周五 9:00-21:00
    意見反饋:zql@zfzj.cn

    掃一掃關注我們

    魯公網安備37010202001300號  魯ICP備16029435號-1

    ©2017-2021 支付之家網(www.bgillcpa.com)  

    十九岁完整版在线观看好看云_成年女人永久免费看片_小雪早被伴郎摸湿出水了_十八禁啪啦拍视频无遮挡
    <bdo id="gcoya"></bdo>
  • <code id="gcoya"><menu id="gcoya"></menu></code>
  • <table id="gcoya"><tt id="gcoya"></tt></table>
    <dd id="gcoya"><sup id="gcoya"></sup></dd>